财经资讯

不愿结婚的年轻人:我单身但我光彩照人

时间:2022-08-18 20:59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恐婚、剩女、光棍节、持续走低的结婚率网络上但凡出现和年轻人婚恋相关的话题,总是会引起热议。大家都在讨论:...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恐婚、剩女、光棍节、持续走低的结婚率……网络上但凡出现和年轻人婚恋相关的话题,总是会引起热议。大家都在讨论:这届年轻人为什么不结婚?

  据《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2018年全年,中国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13.9万对,结婚率为7.3‰,结婚率创近10年新低。民政部统计,其中包括超过7700万独居成年人。

  数字背后,是鲜活的个体。他们为什么不想结婚?婚姻对他们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在大家认为该谈婚论嫁的阶段选择单身,她不是没有纠结,甚至犹豫了两年。“是会舍不得,但我不想自己以后的日子都过得不开心”。

  这位从事自媒体行业的外语老师,样貌姣好,收入不错,且高度自律。运动、照顾宠物、练习口语、录视频、工作、一年两次的旅行、每周一场的电影……她过得充实且有条不紊。

  不想做饭,可以点外卖;下水道堵了,可以请专业人员上门服务……经济和思想独立的刘子熙认为,很多生活中的麻烦请专业人员来解决就可以了。

  所以对她而言,“家里需要一个劳动力”这种传统观念已经不足以成为要结婚的理由。

  爱情会过期,但和小狗Nico以及斯芬克斯猫Vincent的感情是不会变的。5年了,他们已经成为了刘子熙的“家人”,在需要的时候陪着她。“这么多年,周围的人来来去去,只有他们一直在我身边”。

  《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宠物(犬猫)市场规模达1708亿,猫狗消费人群中,未婚者为主,80、90后占比达到75%以上,女性占比达到85%以上,除个人爱好之外,“精神寄托”成为养宠物的第二大理由。

  “心情不好的时候宠物会陪伴在身边,可是人不一定,宠物和旅行在一定意义上满足了自己需要人陪的心理需求,所以不孤单。”刘子熙说。

  但在社会学家看来,这两种陪伴性质是不同的。“无论从权利义务关系方面,还是从未来发展方向方面都不同,恋爱的陪伴,需要进展到结婚、生子,要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但现在年轻人一方面是惧怕这种确定性的,但同时他们又惧怕不确定性,这是非常矛盾的。”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陈辉说。

  但刘子熙觉得自己的物质和心理需求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结婚变得可有可无。七夕的时候,她录了一支短视频,说;“单身不表示一种身份,而是形容一个人足够强大,不需要依赖别人就可以享受生活;人应该先学会独处,然后才是与他人分享”。

  在知乎上,“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想结婚了?”的话题获得了近两千万的关注。24岁的安桐从现实角度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引起了网友共鸣,“这个社会没有阻碍谁结婚,但社会规则决定了你‘现阶段’有没有资格结婚”。

  从职高毕业后,安桐成为了富士康的一名工人。加班加满的情况下一个月能赚4900多,这意味着一个月要额外加班80个小时。没有订单的时候几个月都没活干,大家只能吃底薪,刚进厂的安桐底薪只有1800左右。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极少数能在这个年龄段独自买房娶妻吧?”他质疑道,在工厂上班的安桐一年最多存3万。在老家村里,同龄女孩都结婚了,而男生受限于物质条件,绝大多数都没有结婚。

  在知乎回答“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想结婚了?”时,安桐根据身边的情况,按照最低标准算了一笔账。

  在老家安庆桐城,两个人打算结婚,男方要出房子30万首付,车最低要10万,彩礼、三金、婚纱照、婚宴等林林总总至少需要16万,一共是56万。每个月还有3000左右的房贷,而安庆的工资水平大概就5000左右,工人赚的还要再少些,如果家里有老人或是小孩身体不好,这种情况的家庭是没有能力去预防意外的。

  城市里,高学历高收入的大龄女青年婚恋问题是社交媒体的常见话题,她们生活在城市里,有着较强的话题设置能力。而身处农村地区的大龄青年们,他们的婚恋尴尬,往往处在舆论焦点之外,偶尔出现的一些与他们相关的热搜话题,大都与“天价彩礼”有关。

  “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钱,钱不能度量婚恋和情感,但没有钱,似乎又是万万不能的。”安桐说。

  家庭条件、工作是否稳定、收入高低,都成了限制安桐结婚的因素。他还是对婚姻抱有期望的,但不是现在,他要先赚钱,等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再结婚。

  对方物质条件好,或有北京户口,都是结婚的理由,是否相爱不再是唯一的因素。“结婚要面对很多风险。”刘子熙说,婚后一开始两人或许如胶似漆,生活得很幸福,但当激情退却,矛盾就会变多。出轨,家暴,高昂的离婚成本,孩子的抚养……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一时也难以割舍。

  对此,陈辉认为和传统婚姻相比,现代婚姻的功能已经发生了变化。“现代婚姻最核心的是保持自我的独立性,要愉悦,自主,自己开心,而传统婚姻是不讲个人的,是家庭本位的,个人服从家庭。”他坦言,当代中国正处于转型,是传统和现代的杂糅。

  而对安桐来说,除了经济压力,责任也是他是否进入婚姻的犹疑之一。在老家人眼里,1996年出生的安桐该结婚了。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现在有能力去承担婚姻家庭的责任,特别是对于孩子的责任。

  作为曾经的留守儿童,父母一次次离开的背影深深地烙在了安桐心里。他被迫独自成长,自己面对不会的难题,面对同学的欺凌,面对师长的讥讽。

  安桐无法原谅父母当初的选择。但在他周围,大多数人结了婚,生下孩子还是给爷爷奶奶带,自己出去打工。他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可情感上还是无法理解。

  此外,作为独生子女的安桐还有另外的顾虑。“以后我爸妈万一生病了,我除了辞职照顾他们还有选择吗?但辞了职就没有经济来源,一结婚,上面有四个老人,还要养孩子……”他认为,不结婚也是在控制风险,怕自己承担不起。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但面对“结婚”这道题,刘子熙和安桐有一个共同的认知:要选择合适的人。

  三观不合,这是刘子熙对已逝感情的总结。“我所追求的他不支持,而他认为可以放弃的,我却并不能接受”。

  买房,结婚,生子,终老——这曾是刘子熙想象中两个人的未来。她想着结了婚需要更安稳的生活,房子能够提供保障;生了小孩要好好教导,对自己创造的生命负起责任。

  但在男友看来,刘子熙是在制造焦虑。何必那么拼呢?房子可以不买,租就可以了;孩子也可以不要,少些压力;最重要的是享受当下,计划下一次出游。

  对于刘子熙开抖音账号和个人微信公众号,并且逐渐走红这件事,男友也很不满。“他怕我成长太快,见得人多了,会脱离他的掌控。”刘子熙说。

  “女性在婚姻中的需要和体验在发生大变化,对于婚姻的价值感也在变化。”陈辉分析道:“现在女性成为了独立主体,不再依附,这对于两性关系协调构成了挑战。”

  他认为,情侣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理解和支持。“我穿地摊货,吃路边摊,你不能说我抠门和没品味。我不一定和你一样穿名牌,但我不反对你穿名牌。”他觉得,最起码双方都要尊重对方意愿。

  至于对未来伴侣的要求,安桐觉得对方的工作收入和自己差不多就可以了,低一些也没关系,对方想做家庭主妇也可以,但是不能好吃懒做。

  “我们要明白晚婚问题的复杂性,不要给年轻人贴上标签。”陈辉认为,不能仅仅只是施加压力,最后可能适得其反,“宽容的婚姻文化,对于整个社会,是非常有益的”。

  以后会考虑结婚吗?刘子熙的答案不确定。她承认,看到周围的人纷纷结婚生子,偶尔也会有点着急,但自己还是更享受当下的状态。

  “我是个可以和自己相处得很好的人”。 (应受访者要求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郎朗)

  2022年8月12日20时至13日9时,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先后出现4波强对流降水过程。

  2022年8月13日,在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国网安徽电力党员服务队队员正在对当地一家企业大负荷生产设备进行安全用电检查,指导企业节能(错避峰)生产。

  入秋以来,云南省弥勒市红河水乡五彩缤纷的灯光与晚霞一道,为美丽的水乡带来了迷人的风采。

  8月9日,来自中国、越南、尼日利亚、也门等国的摄影师和留学生,在澜沧江昂赛大峡谷体验漂流。

  2022年8月10日,雨后初霁,河北省遵化市境内的古长城在云海中若隐若现,壮美如画。

  2022年8月9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选手在那达慕大会上参加射箭比赛。日前,兴安盟那达慕正在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乌兰毛都草原举行。本届那达慕大会期间将举办诗歌那达慕、传统美食那达慕、音乐那达慕以及赛马、射箭、搏克比赛等活动。

  2022年8月8日,在重庆万盛经开区南桐镇金兰坝村,青山绿野与金黄色稻田和鱼塘相互映衬,田野的线条在稻田中穿梭,美不胜收。近年来,当地加快采煤沉陷区生态环境修复,将绿色还给矿山,昔日采煤沉陷区,今日放眼满山绿。

  近几年,青海省不断加大投入和保护治理力度,持续推进青海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程,流域生物多样性和物种丰富度显著提升,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旅游休闲。

  随着暑期到来,天台山进入旅游旺季,当地高度重视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不断挖掘提升太阳文化资源,聚力打响日照太阳文化品牌。

  暑假期间,东港区充分发挥村镇新时代文明实践所作用,招募老师、志愿者等深入到268个乡村书屋,为学生开展各类教育服务,让孩子们度过一个快乐充实的暑假。

  四川省华蓥市禄市镇姚家塝村在灼灼其华的紫薇花和翻着金浪的水稻点缀下,恰似一幅恢宏绚丽的锦绣画卷。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镇珍珠列岛碧波涟漪,远山、翠岛郁郁葱葱,苍翠欲滴,美不胜收。

  2022年8月3日,由中铁十一局施工的湖北省襄阳市环线提速改造工程跨襄阳北编组站大桥T3主墩顺利实现转体。

  近年来,该县大力推广蜜蜂养殖产业,通过公司+合作社+蜂农的发展模式,形成了集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产业链,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

  2022年7月29日,河南省三门峡市西闫乡东吕店村农民为铁棍山药进行管护作业。盛夏时节,豫西大地黄河南岸广袤的田野里,红薯、铁棍山药、葡中药材等农作物长势喜人,农民们正抢抓农时进行管护作业,田间地头一片忙碌景象。

  2022年7月28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条沿村1500亩梨园内,脆甜可口的翠冠梨挂满枝头,农户们忙着采摘、装箱、运输,呈现一片繁忙的丰收美景。今年夏天持续高温,市场行情看好,预计全村梨子总销售超千万元,人均增收超2000元。

  2022年7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30余位小学生在辽宁猎鹰国防教育基地参加暑期国防教育夏令营活动。八一建军节前夕,学生们通过军事拓展项目训练,培养自主独立的生活习惯和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同时增强了学生们的国防意识。

  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景区天子山索道工作人员对索道运行设施进行安全检查。该景区在做好疫情防控、预约游览等服务保障措施的基础上,加大对景区内高空客运索道的安全隐患排查力度,保障高温天气下旅游接待安全。

  2022年7月24日,河北省遵化市团瓢庄乡山里各庄村在废弃尾矿上修建的景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2022年7月22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印象·袁家村,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跑驴(丁嘴跑驴)非遗传承人在为游人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