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闻

广脉科技客户粘度强但信披却现多处矛盾

时间:2021-09-26 11:1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近日,广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广脉科技,证券代码:838924.NQ)正在申请精选层挂牌。我们发现,广脉科技对签订合同金额、应付账款、销售金额、子公司业绩、其他应收款等财务数据的披露出现自相矛盾,公司没有对这些矛盾提供解释。广脉科技与子公司...

  近日,广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广脉科技,证券代码:838924.NQ)正在申请精选层挂牌。我们发现,广脉科技对签订合同金额、应付账款、销售金额、子公司业绩、其他应收款等财务数据的披露出现自相矛盾,公司没有对这些矛盾提供解释。广脉科技与子公司少数股东所控制的一家企业关系似乎不简单,公司高管、员工报告期内还在该关联方参与了专利创造。另外,广脉科技的副总经理曾在贡献一半收入的最大客户下属公司担任总经理,最大供应商今年刚因非法经营被处罚。

  广脉科技成立于2012年,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赵国民。公司主要为中国移动(证券代码:、中国联通(证券代码:600050.SH)、中国电信(证券代码:601728.SH)、中国通号(证券代码:688009.SH)、中国铁塔(证券代码:00788.HK)等客户提供信息通信技术服务整体解决方案,主营业务分为信息通信系统集成、ICT行业应用、资产运营服务、数字内容服务四大业务板块。2018年至2021年1-6月,广脉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336.50万元、20286.18万元、33272.99万元、17351.46万元,分别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68.68万元、1219.04万元、3029.99万元、1311.77万元。

  广脉科技称,客户粘性大是公司的主要竞争优势,公司在浙江、上海地区的信息系统集成相关业务深耕多年,拥有较好的市场知名度,在智慧城市业务方面具有丰富的项目设计、硬件安装、运营维护等技术储备。

  然而,广脉科技在信息披露方面却频频出现财务数据前后矛盾。比如,本港台手机现场开奖直播现场直播。公司在公开发行说明书“报告期发行人获取订单的金额、占比,与各期招投标服务费的匹配情况”中披露,2018年至2021年,公司签订合同总金额分别为25214.27万元、47267.75万元、45472.23万元、21370.80万元。而公司在“报告期内发行人专业分包合同金额及占比”中又披露,2018年至2021年,公司签订合同总金额分别为25137.99万元、41784.83万元、41415.94万元、21370.80万元。两处披露的签订合同总金额的口径应当是相同的,但两组金额中除了2021年1-6月金额以外都存在差异,公司没有说明两处金额披露差异的原因。

  再如,广脉科技在公开发行说明书“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付账款情况”中披露,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对北京市中泰华一建筑工程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华一”)应付账款余额为473.80万元。然而,公司在“2021年6月末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合计余额前十大供应商”中披露,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对中泰华一应付账款与应付票据余额合计446.16万元。公司对中泰华一的应付账款与应付票据合计余额竟然比单单应付账款余额还低,有些不可思议。

  类似的问题还出现在销售金额中。公开发行说明书“与主要客户的合作情况”显示,广脉科技对中国移动的销售内容涵盖了全部四大业务板块,其中,公司2019年对中国移动的信息通信系统集成、ICT行业应用、资产运营服务、数字内容服务收入分别为3724.25万元、1077.82万元、1920.48万元、3605.88万元,四项收入合计10328.43万元。但“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情况”显示,公司2019年对中国移动的全部销售金额只有10153.87万元。

  广脉科技在公开发行说明书中披露的数据还和审计报告存在差异。比如,公司在公开发行说明书“发行人子公司情况”中披露,浙江广脉互联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脉互联”)2021年1-6月净利润213.69万元,2020年末总资产1019.10万元。而审计报告“重要非全资子公司的主要财务信息”却显示,广脉互联2021年1-6月净利润218.26万元,2020年末总资产986.60万元。公司在两份文件里披露的子公司经审计经营数据竟然不同。

  此外,审计报告“母公司财务报表主要项目注释”之“其他应收款”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广脉科技单独母公司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2079.90万元,其中关联方资金拆借余额1393.93万元、关联方往来余额130.00万元。需要说明的是,母公司的关联方资金拆借和往来对象既包括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也包括合并范围外的其他关联方,在合并报表层面,母公司与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之间的关联资金往来将被抵消。

  截至2021年6月30日,广脉科技单独母公司的其他应收款余额前五名分别为中国联通浙江分公司、中国联通杭州分公司、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中国铁塔浙江分公司、员工借款,余额分别为227.05万元、79.42万元、20.00万元、19.00万元、17.56万元。如果这些信息准确无误的话,那么说明广脉科技对其仅有的两家子公司各自其他应收款余额都不超过17.56万元,即合计余额不超过35.12万元。显然,这个金额与关联方资金拆借与往来余额1523.93万元之间差异悬殊,意味着这部分差异理论上来自子公司以外的关联方。但公开发行说明书“关联交易”显示,公司与关联方之间未发生资金拆借,也不存在相应余额。

  报告期内,自然人许艳苇曾持有广脉科技子公司杭州广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浩科技”)35.80%股权,根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广脉科技将许艳苇及其控制的杭州长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泽科技”)认定为关联方。2020年9月,广脉科技以零元对价收购许艳苇持有的广浩科技股权后,许艳苇与公司之间不再存在关联关系。单从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长泽科技与广脉科技之间的关联关系仅仅是通过子公司少数股东许艳苇形成的,但事实上,两家公司的关系可能更为紧密。

  国家知识产权局显示,钱多多永久心水论开奖报告期内,广脉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国民,以及员工冯云萍,都在长泽科技参与了专利创造,相关专利包括2018年6月申请的“一种多载波线性功效放系统的实现方法”、2018年12月申请的“一种调频频段多级集中参数功率分配电路”等,专利发明人之一王欢也与广脉科技的董事会秘书同名。

  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还查询到,广脉科技2019年9月申请的专利“一种智慧城市中道口智能安全预警系统”的发明人之一就是许艳苇,但根据公司的说法,许艳苇与公司之间不存在其他关联关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广脉科技的副总经理李之璁、核心人员阮海强都曾在公司第一大客户中国移动工作,李之璁入职广脉科技之前担任中国移动下属分公司的总经理,阮海强2009年至2016年任职于中国移动浙江公司,担任省电渠中心运营总监。2018年至2021年1-6月,广脉科技对中国移动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564.69万元、10153.87万元、15930.22万元、9424.69万元,收入占比分别为37.00%、50.05%、47.88%、54.32%。但广脉科技称,公司与中国移动的业务合作对李之璁、阮海强不存在依赖。

  在信息通信系统集成业务中,广脉科技主要负责勘测设计、项目实施、工程督导、开通验收等工作,对于项目实施过程中的搬运、电缆铺设等劳务作业,公司以劳务分包的方式对外采购劳务服务。外采劳务的主要内容包括敷设管道、光缆,安装光分配架、光交接箱、光分纤箱,调整线缆路由等。

  维航建设(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航建设”)是广脉科技2021年1-6月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通信工程施工的劳务分包。然而,维航建设经营的合法合规性似乎存在瑕疵。2021年1月,国家能源局华东监管局对维航建设作出行政处罚,经调查核实,维航建设承接了上海青浦10kV都汇华庭开关站保护装置改造工程,工程内容包括10kV电气试验等相关工作,但公司未取得电力业务许可证,属于未取得许可证非法从事电力设施活动,违反了《承接(修、试)电力设施许可证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