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

明天周一此刻是否文思泉涌想到种种花样编排它。

时间:2022-08-07 16:4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想象一下。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你在四季如春的浴室里洗过了澡,爬上温暖的床准备进入甜美的梦乡。这时却接到电话,必须要马上去火车站接一个亲戚。你只能百般不情愿地穿上外衣,一边抱怨一边出门。如果你能理解这种心情,那么你就能理解周一。 对上班族来说,...

  想象一下。在一个寒冷的冬夜,你在四季如春的浴室里洗过了澡,爬上温暖的床准备进入甜美的梦乡。这时却接到电话,必须要马上去火车站接一个亲戚。你只能百般不情愿地穿上外衣,一边抱怨一边出门。如果你能理解这种心情,那么你就能理解周一。

  对上班族来说,最痛苦的莫过于周一。在度过了周五的狂欢、周六的喧嚣和周日的休憩之后,周一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把人从“即使这么一直懒散下去也没关系吧”的美梦中惊醒过来。而且周一最可怕,不光是中断了你整个周末的舒适,而是提醒你,距离下一个周末还远得很。这个残酷的现实,足以让人揪着头发对着电脑大声喊:“不!!!”

  我以前饱受这种折磨,每次到了周一就显得特别焦躁。一坐到办公室里,脑子一片空白,就好像从来没接触过这份工作一样,做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心情还变得特别糟糕。对于这种状况,我就像是所有无能的文人一样,拿起手中的笔——准确地说,是键盘——开始编写各种各样的段子,来对周一进行无休止的调侃和谩骂,虽然这毫无用处。

  俗话说,文章憎命达,每次当我加倍郁闷的时候,灵感就不期而至,为“周一”这个主题写下各种各样的故事:

  老道士教导徒弟说:“周日晚上十二点过后,是鬼魂最活跃的时候,最为凶险不过。”徒弟奇道:“这可是阴阳上的讲究?”老道士摇摇头:“非也非也,实在是一到周一,鬼才想上班啊!”

  比如我想象有一天,外星人准备入侵地球。宇宙舰队向潜伏在地球的卧底询问袭击地球的最佳时机。卧底说:以我的经验,周五到周日不合适,他们在娱乐时被打断会变得非常生气;周二到周四也不好,他们会不停刷网,任何动静都会被及时发现。外星人很为难:“那不就剩下周一能打仗了吗?”卧底赶紧摇头:“周一绝不可以!你们知道那时的地球人有多焦躁多想找个借口不上班吗?”

  再比如,佛道儒三家齐去拜访一位隐者。隐者出来迎接:“这位道长怎么称呼?”“我叫李一。”“这位高僧怎么称呼?”“我叫弘一。”“这位大儒怎么称呼?”“我叫周一。”“滚!!再不走就打死你!”

  慢慢地,这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习俗。每到周一,我在郁闷中就会文思泉涌,想到种种花样编排它。这个举动获得了很多人的赞同,他们一致认为,周一已经成为一种公害,应该予以禁止。可见“周一”这种东西,多么不受欢迎。尤其是冬天,在冬天的周一早起,和在雪山遇险本质是一样的,都会陷入“喂!不能睡!闭上眼就再也醒不过来了”的状况。

  我们老板倒是挺善解人意,说要不咱们调整一下,以后周一和周二休息,周六周日上班如何?我们一群人立刻摆出一张臭脸:“朝三暮四的故事,我们听过,而且我们比猴子聪明。”

  在现实中改变这一切是不大现实的,于是我试图在经典典籍里寻求安慰,然后在《圣经》开篇中看到了希望。在创世纪里,上帝用了六天时间创造了整个世界。他在周六造了陆地动物和人类;周五造了海里的游鱼和飞鸟;在周四造了太阳和月亮还有星星,不辞辛苦地把它们都摆在天上;在周三造了大海和陆地以及各种植物;在周二造了空气,用空气把天地隔开——而他在周一只做了一件事:“要有光”。我经常拿这段开导我的同事:你看你看,连上帝在周一都根本不在工作状态哎。

  后来有人告诉我,总是对周一充满敌意不对,是一种不健康的心态。我开始不理解,一直到前几天的一个周一,我推开窗户,深吸一口气,才忽然醒悟过来,挥毫写了一个对周一充满歉疚的悲伤故事:

  周一委屈地缩在墙角,无数人围着它唾沫横飞地骂着。北京空气实在看不下去了,拨开人群,挡在周一身前:“你们别欺负周一了,要骂就骂我吧!”

  “鉴宝就像是攻克一个堡垒,攻城的人拼命要寻找破绽,守城的人拼命要掩盖破绽,两边斗智斗勇,都需要绝大的耐心、眼光和机缘,才能有所成就。”

  《三国机密》是马伯庸“三国系列”的集大成之作。三国是一个风云变幻,英雄辈出的时代。无数英雄豪杰在那个时代大显身手,叱咤风云,书写了无数传奇。对于三国,中国人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怀。

  东汉末年,灵帝宠妃王美人诞下双生子,因遭何皇后迫害,对外称只生一子刘协,另一儿子刘平则被人偷偷带出。十八年后,一批效忠汉室的志士谨遵献帝临终前嘱托,从温县司马防家秘密迎立献帝的同胞弟弟刘平入宫,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

  建安五年,官渡之战拉开序幕。献帝深入官渡战地,曹丕鼎力相随,多次绝处逢生。曹袁两军战况胶着不断,却不知背后操纵者竟是沉迷酒色的郭嘉和隐居东山的蜚先生,只因多年前一场爱恨情仇让二人结下积怨。究竟谁才是终结这场战争的真正王者?

  “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人过着习以为常的生活,我会尽己所能。我想要保护的,是这样的长安。”

  《长安十二时辰》的诞生,最初源自于知乎上的一个问答。有网友针对一款热门电脑游戏的背景提问,马伯庸便开了一个“脑洞”,信手写了一段游戏剧本:“俯瞰长安城,一百零八坊如棋盘般排布,晴空之上一头雄鹰飞过……”这段带着强烈互动感的“同人文”,最后成了《长安十二时辰》开头的雏形。

  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上元节辉煌灯火亮起之时,等待他们的,将是场吞噬一切的劫难。

  突厥、狼卫、绑架、暗杀、烈焰、焚城,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而拯救长安的全部希望,只有一个即将被斩首的独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个时辰……

  “远处的水面突然起了奇异的变化,一条金色鲤鱼在距离哪吒不远的江面高高跃起,鱼鳞在太阳的照射下泛起耀眼的光芒,随即又跳进水里,溅起一朵漂亮的水花。”

  作为马伯庸的大开脑洞之作,《龙与地下铁》有着非常光怪陆离的新颖设定,将古今文明大胆结合,描绘出一个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

  长安城的地下生活着几千条龙,居民们喜欢攀在龙背上,在四通八达的地道里呼啸而过。

  每年大唐天子都会派官员去黄河壶口,招来刚刚跃过龙门的锦鲤,许诺他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一条老龙疲惫地抱怨道:我花了十几年跃过龙门,带着梦想来到首都,可现在呢?每天还是要作地铁。

  作为马伯庸“历史可能性”写作的开山之作,《风起陇西》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这是马伯庸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长篇小说,也是“历史可能性”系列的初次探索和起点。

  作者从明代的一系列罕见民间档案文书里,挖掘出这些尘封已久的故事。这些档案是中国历史中*的奇迹,它们着眼于平民的政治生活,而且记录极为详尽。在这里,我们能看到朴实的百姓诉求、狡黠的民间智慧、肮脏的胥吏手段、微妙的官场均衡之术,从无数个真实的细节里,展现出一幅极其鲜活的政治生态图景。

  本书故事源于《明史》里关于朱瞻基的一段真实记载——“夏四月,以南京地屡震,命往居守。五月庚辰,仁宗不豫,玺书召还。六月辛丑,还至良乡,受遗诏,入宫发丧。”

  史书中的寥寥几字,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深意?匆匆数句记载,谁才是真正的书写者?

  千里长河,星夜奔驰,四面楚歌,命悬一线。太子这一场沿着大运河的极速奔跑,跑出了皇权与民意的博弈,跑出了宫闱与官场的心机搏杀,跑出了纠葛数十年的复杂恩怨,也跑出了从崇高到卑贱的幽微人心。

  这是一个小捕快、一个女医生、一个芝麻官和一个当朝太子的心灵之旅,一幅描绘明代大运河沿岸风情的鲜活画卷。